春节后的中国足坛一地鸡毛,老牌中超球队天津津门虎(原天津泰达)面临解散的消息铺天盖地,《体坛周报》又率先爆料称:中超新科冠军江苏队(原江苏苏宁)将寻求低价转让……2月28日是中国足协规定的国内各级职业俱乐部提交新赛季准入材料的最后期限,届时几支深陷解散、转让传闻的球队前景将水落石出。

  据悉,目前中国足协已经制定好了相关预案,对于各级联赛候选俱乐部的递补顺位排序也已经安排妥当。另外,中国足协还在2月23日晚宣布将中超、中甲的冬季国内转会窗口关闭时间由2月26日调整为3月26日,中乙联赛冬季国内转会窗口关闭时间从3月12日调整为4月2日,这被认为是便于那些因原俱乐部解散而成为自由身的球员寻找下家。

  投资方原计划年前宣布津门虎解散

  去年付违约金就达1亿

  天津津门虎所面临的困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1月29日的三级联赛递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最后期限到来时,中超16队中只有天津津门虎和重庆当代没有完成确认表的提交,而是向中国足协申请延期。之后,重庆当代方面因为相关部门的介入已初步解决了危机,但天津津门虎的情况却仍不容乐观。

  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原天津泰达俱乐部从2019年下半年起就出现了欠薪情况。这也导致球队的德国高中锋瓦格纳在2020赛季提出解约,因为欠薪引发解约机制,最终天津泰达不得不同意瓦格纳的解约要求的同时,还需要支付其合同期内的薪酬,否则瓦格纳有权向国际足联提出申诉,后果会非常严重。加上去年炒掉主帅施蒂利克,天津泰达在这两人身上付出的违约金高达1亿人民币!据网易体育报道,去年天津泰达俱乐部从投资方只拿到1亿多元的资金,这笔钱绝大多数用在了瓦格纳和施蒂利克的解约上。

图据天津津门虎FC官微

  虽然在王宝山上任后,天津泰达去年在第二阶段成功保级。但也正是在去年,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发生了内部人事变动,原董事长和几名董事分别被调动和卸任,而新任领导带着提升集团总体业绩的任务而来,那么砍掉天津泰达这个亏损严重的下属俱乐部就是十分正常的思路。据网易体育称,投资方原本计划在大年二十九那天宣布俱乐部解散,但为了避免在新春佳节给大家添堵,才将官宣的消息延后。

  整个春节期间,天津津门虎的官方微博没有发过只言片语,更别提给天津球迷拜年了。而在不久前的2021年元旦,其官微还发表了感谢信,并祝球迷朋友元旦快乐。现在看起来,天津津门虎的解散已经基本不可逆转,这支在1998年由泰达集团接手后一直运营了23年的职业俱乐部将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去年天津权健解散,今年天津津门虎很可能步其后尘,一直是中国足坛重镇的天津足球连续遭遇重击,转眼间就要从同时拥有两支中超俱乐部的足球高地变为职业足球的沙漠,这无疑很难让天津球迷接受。

  江苏队四天内无法完成转让和准入

  不排除宣布解散的可能

  在天津津门虎面临解散的同时,上赛季的中超冠军江苏队也身处“转让漩涡”中。《体坛周报》和《足球》等多家媒体均报道,江苏队的投资方苏宁方面因为资金短缺,正在寻求低价出售球队。

  过去一段时间,围绕苏宁方面的负面消息不少。1月份,多家意大利媒体均报道苏宁正在寻求转让由其控股的国际米兰俱乐部股权。2月初,不少球迷突然发现拥有意甲赛事中国大陆地区独家新媒体转播权的PP体育没有直播佛罗伦萨与国际米兰的比赛。PP体育客服当时的解释是“信号传输问题”,但据意大利足球记者瓜罗称,这是因为PP体育拖欠转播版权费用所致。

  众所周知,苏宁集团正是PP体育的母公司。2月20日,PP体育终于发布公告称,将暂停意甲和英格兰足总杯赛事的视频直播,而在去年9月,PP体育已与英超终止了合作。

  而江苏队(原江苏苏宁)虽然在去年勇夺联赛冠军(见上图),但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实际上在去年俱乐部就已经开始拖欠球员和教练组的工资,这种情况下球队还能拿到中超冠军和打进足协杯决赛,让外界都感慨“太不容易了”!2月19日,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发表团拜讲话,他强调接下来要自上而下聚焦零售主战场,“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无疑,不在苏宁集团“零售主赛道”上的江苏队、PP体育、国际米兰都属于应该“做减法”的范畴。这种情况下,传出江苏队寻求转让的消息也毫不令人奇怪了。现在率队夺得中超冠军的主帅奥拉罗尤已经挂印而去,据《东方体育日报》消息,奥拉罗尤在离开前主动放弃了被拖欠的几个月工资以及夺冠奖金,此举为俱乐部省下至少350万欧元,可谓仁至义尽。

  据悉,此前江苏队已经与苏州、无锡的企业接触,讨论过转让事宜,但都没有下文。甚至有消息称,在夺冠后无锡方面的企业曾对江苏队进行过询价,但后者要价20亿吓跑了对方。而目前江苏队已经可以接受“零转让”,但条件是接手企业要承担具体的债务。据《足球》报称,具体的债务数字是5亿元,主要是球队上赛季的欠薪。由于2月28日距今只剩4天,江苏队要在这短短几天内完成转让手续以及通过足协的准入,难度很大。《足球》报称,如果不能在2月28日前解决问题,不排除江苏队宣布解散的可能。

  前一个赛季的顶级联赛冠军在第二年开赛前宣布解散,这在国际足坛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如果此事最终成真,对中国足球的形象无疑是巨大的伤害。

  红星新闻记者 姜山